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水淡化是解决水资源紧缺的终极手段新闻中心

海水淡化是解决水资源紧缺的终极手段
发布者:admin   时间:2013-10-25

2012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产业的意见》之后,相关部委随之又密集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的产业规划和纲要,可以说,海水淡化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机。但是,我国海水淡化尚属于产业发展示范阶段,与其密切相关的核心技术、管网建设、环境污染以及水价等诸多问题随之显现出来。那么,我国海水淡化到底是发展快了还是慢了?现在大规模发展海水淡化是否条件成熟?海水淡化会不会像其他产业一样出现一窝风现象?等等,专家、学者、舆论对此一片热议。

问题一:政府关于海水淡化的组合政策出来之后,海水淡化成了妇孺皆知的热议话题。有舆论观点认为,中国海水淡化进入了“大跃进式发展”,海水淡化或许会像光伏产业一样出现一窝风现象。对此,你怎么看?

郭有智:我不认为目前海水淡化产业进入大跃进时期。国务院13号文件出台后,有关部委、沿海省市都在积极部署海水淡化产业发展规划、建设产业园区、搞示范工程、建设示范海岛等,这些都是非常认真、严肃又理性地在推进。作为一个产业发展肯定需要培育和成长的过程,中国的海水淡化处于一个快速成长阶段,当然需要一个发展和培育的过程,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发展的过程或长或短,但是前进的步伐是稳定的,今天埋下的种子什么时候长成,取决于很多的因素,也可能是“十二.五”、“十三.五”、甚至“十四.五”才长成;再说了,海水淡化最后要都要落实到具体项目上,落实到企业经营和项目投资上,投资者是要详细进行可行性分析、性价比分析、投入产出比计算的,我所了解的很多项目都是因为经济分析因不能满足企业需要而搁浅。另外,我也不认为海水淡化会像光伏产业一样出现一窝风现象,最后“遍地尸骸”。因为光伏产业主要是用于出口,那么国外进行反倾销后自然要受到影响,而我国的海水淡化产业现在还很少有出口,也没有为了出口而出台相关的政策,目前主要还是满足国内需求。

问题二:众所周知,影响我国海水淡化发展进程的原因主要有四大问题:膜材料、能量回收装置以及高压泵等核心技术;浓盐水造成的沿海环境污染问题;享有政府补贴的自来水价格和按照成本计算出的淡化水价格差异问题;淡化水管网建设和市政自来水管网的对接问题。这些问题在国外海水淡化发展已经成熟的国家同样会遇到,他们怎么解决的?

郭有智:沙特等国家几乎全部采用外购技术和设备进行海水淡化,但我们国家的海水淡化和中东这些国家没有可比性。首先,他们是没有其他淡水资源,别无选择,只能用海水淡化;第二,我们国家是世界经济大国,发展海水淡化还要从战略高度和国家水资源安全考虑。所以,必须加快海水淡化技术、设备、材料的国产化步伐。

至于环境污染问题,相对于浩瀚的大海,那点浓盐水可以说是沧海一粟。中东国家的海水淡化浓盐水都是直接排放掉了。其实,所谓的浓盐水排放,也不是大家想象的直接流入大海,也是有很多专门技术的。比如,采取远程、深海、喷洒、利用洋流等技术,国外很多公司都对浓盐水直排做过大量的研究和试验,目前还没有发现有过大的污染和危害。当然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如果我们在一个海湾里面长期大量的排放浓海水,那是需要慎重的。

水价差异问题。自来水价格是享有政府补贴的,水利工程是政府投资建设半公益性质的,而海水淡化却是企业投资建设完全商业化运行的,所以,两者没有可比性。但有两点是无疑的,第一,随着水资源的匮乏和处理工艺的提升,自来水涨价是必然的;第二,随着海水淡化国产化率的提高,淡化水价格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所以说海水淡化就价格而言在未来和自来水竞争是可以期待的。

管网建设和对接问题。首先,传统的市政管网多为铸铁和水泥,比较陈旧,而淡化水品质较高,并入市政管网后会打破多年的平衡,发生解析现象,水质会变差。当然对淡化水进行矿化和配比可以解决过于纯净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我建议高水高用。即把高品质的淡化水用于对水质要求较高的工业冷却水、工艺水、锅炉补水等。

目前我国已经建成的海水淡化工程有80万吨/日,相对于世界4000万吨/日的规模,我们国家只占2%。有观点认为中国有地球四分之一的人口,就必须有四分之一的海水淡化工程,这是不成立的观点,因为,中东国家几乎没有淡化资源,他们的海水淡化占了淡水总量的95%,但是,我们和他们没有可比性。对于我们国家,西班牙的经验可以借鉴。西班牙是欧洲的农业大国,北部属于内陆地区,南部和地中海沿岸严重缺水,西班牙政府曾经设想过从北部山区往南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调水,后来,经过推算,认为海水淡化更经济实惠。于是,就在南部沿海以及地中海沿岸建设了近800多座海水淡化厂,彻底解决了南部缺水的问题,维持了南部的工业、农业、经济、旅游的发展,也解决了当地人们的淡水问题。

问题三:北京离渤海的直线距离是150公里,离曹妃甸也就220公里,相比于沙特、以色列等中东国家动辄500公里的输水管道,管道建设不算长。但有学者认为完全可以把天津滦河等淡水引入北京,然后天津再大规模发展海水淡化,这样可以大大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投资,而不必为了解决北京用水紧张单独再在曹妃甸建设一个超大的海水淡化工程?

郭有智:我不认可“由天津建设海水淡化工程,再把淡化水引入北京”的观点。我认为还是应该在曹妃甸单独开工建设为宜。因为,如果由天津大规模建设,然后再运输到北京,不仅涉及两个行政区之间的协调问题,还涉及两地之间水价、管网等行政管理等诸多问题。再有,天津不管是引滦入津的水、南水北调的水还是引黄入津的水,这些工程管网已经建成并平稳运行,如果再次重新改道而破土动工,动作更大,浪费更大。

问题四: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国家目前水的重复利用率仅为10%,而以色列为75%,水的重复利用率太低。如果,号召全民开展节水型社会,能将工业用水、生活用水、农业用水、雨水等重复利用,那么是否有必要大规模投入巨资发展海水淡化,毕竟海水淡化的生产成本要比再生水的成本高多了?

郭有智:我一直认为海水淡化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开辟新水源的终极办法。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其他办法迫不得已了,才选择海水淡化。比如几乎没有任何淡水资源的沙特、阿联酋等中东国家。再比如,同样没有任何淡水资源的各种海岛、军舰、轮船等等。

我们国家现阶段的突出问题是水资源过度开发、粗放利用、水污染严重,所以,我们国家的缺水属于水质性缺水。国务院对此及时出台了《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即严格控制用水总量过快增长、着力提高用水效率、严格控制入河湖排污总量,即所谓的“三条红线”。因此,我们应该遵循先治污,再节水,再进行水的再利用,最后才是海水淡化这样一个用水次序和原则来部署非常规水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因为相对于海水淡化,水再利用的成本还是比较低的。

此报道由名清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转载。